取消
首页  »  动漫  »  影后谋略
影后谋略 7.8分
类型:
科幻  动画  
备注:
至12集
主演:
未知   
导演:
未知  
年代:
2019
更新:
2019-09-11 13:00
剧情:
婚礼当天,迎接楚辞的不是幸福和美妙,而是妹妹的谋害与未婚夫的绝情,从楼顶被推落的楚辞,分明看见,妹..详细
相关视频
《影后谋略》内容简介——羚羊电影网 更新最快的电影网站
婚礼当天,迎接楚辞的不是幸福和美妙,而是妹妹的谋害与未婚夫的绝情,从楼顶被推落的楚辞,分明看见,妹妹和未婚夫那狰狞的笑脸。重来一世,回到阴谋刚刚开始的地方,楚辞该如何改变自己的命运?

1902年人类第一次将超越现实范畴的想象力发挥在银幕上,诞生出了世界上第一部科幻片《月球旅行记》,一个多世纪之后,人类对未知的好奇已经不仅仅是漫游式的消遣,寻求救赎已经成为人类种种无法消解的社会危机在科幻题材中贯穿始终的显意命题。诸如好莱坞英雄系列的世俗神话、末世电影的悲观情结和终结预言,以及赛博朋克人性本质技术之下的心灵危机等等,不论是奇观式的历险还是危机化的预演,这些被愈加真实的境域和愈加逼真的效果所虚构出的影像始终映照着一种名为现实的危机。

2013年在戛纳电影节上首映的电影《未来学大会》改编自波兰科幻小说家史坦尼斯劳.莱姆1971年出版的短片小说,该影片讲述了在2013年“演员数字化工程起步”的背景下,女演员罗宾面临演员生涯的最后一份合约不得不与所属的麦拉蒙公司签订形象出售合同,而二十年之后首次受邀来到由自己的虚拟形象所饰影片的展映场所时,罗宾正遭遇到一场前所未有的技术革命。影片在近未来视域之下大胆设想了一场关于媒介技术革命引发的社会危机,主人公在这场身份危机中的自我寻求同时也是技术变革之下人主体性地位的现实危机。

动画叙事的虚构策略

这是以色列导演阿里.福尔曼继动画纪录片《和巴什尔跳华尔兹》之后的第二部电影,同时也是一部往虚构类型方向的转型之作。福尔曼擅长采用风格化的动画与叙事匹配,使其发挥出独特的表意功能,可以说动画是福尔曼的一种蒙太奇手法。较之于《和巴什尔跳华尔兹》采用动画这一非客观的形式出彩地对主观心理及回忆的描述,福尔曼此次采用动画的形式区分了过去-未来、真实-想象、科幻-现实这三组对照意义,延续了《和巴什尔跳华尔兹》对于“主观”的探索,并且将动画段落作为一种“非虚构”策略建构在叙事之上,使科幻形与现实意义形成一种自洽的表述。

时间是一种体验顺序,在影像中表现为事件的先后。热奈特《叙事与话语》中曾援引麦茨的一段话:“叙事是一组有两个时间的序列:被讲述的事情的时间和叙述时间。它要求我们确认叙事的功能之一是把一种时间兑换为另一种时间”,被讲述事情的时间无疑是一种真实时间(基于现实),也是一种外在的流逝(观影时间),而叙述时间则是一种回归到个人体验事件的蒙太奇的表述。

《未来学大会》将外在时间(上映时间和事件发生时间)设置为2013年,“演员数字化工程”作为影片中媒介技术变革的第一环,这片大洋彼岸的振翅之翼昭示着一场既定的叙事危机,也暗地隐射现实,转述为现实视域之下的2013年则是继三次工业革命之后制造业向智能化转型的工业4.0时代。在两小时的观影时间中内在的叙述时间则随着罗宾的个人经历展开:罗宾签订下合约(2013),二十年之后受邀来到动画封闭区亚伯拉荷马遭遇革命(2033),迷幻剂中毒被困主观世界之中,被液氮冷冻作为病例样本保留,醒来之后时间已经出现了分化:“没人告诉我我已经被冷冻了多久,也许是一年(2034),也许已经二十年了(2053),时间成了一种主观的概念。”时间在影片中的设置作为一种定位存在的标识,当空间变作一种颅内想象,时间的概念也成为一种主观设置的话,那么失效在物理时空中人成为了想象域中的一种矢量,叙述时间的转述不再是一个明确的目的,叙述动机则置于了一种首要地位,在此要求下迪伦问到罗宾:“人类的自我已经消亡,化学药物将我们解放出来,…每个人都可以变成他们想要变成的那个人…所以罗宾,你的选择是什么?”

罗宾的回答是:遗传性耳聋及色素性视网膜炎综合征。

影片一开始女主人公罗宾便遭遇到与麦拉蒙公司(麦拉蒙Miramount是由派拉蒙Paramount和奇迹/幻想Miracle/Mirage重组的合成词)最后一份合约的危机,要么离开,要么签下形象售出的合同。面对患有遗传性耳聋及色素性视网膜炎综合征尚需要照顾的儿子,罗宾不得不选择妥协。“演员数字化”是指在获取演员肖像权授权之后采用电脑取样技术合成的数字形象在银屏上全面替代真人,演员不再参与和演出相关的系列活动。罗宾控诉这是一种剥夺自由选择的行为,然而经纪人艾尔的反驳让她意识到演员的主体身份在影像的角色中得以被询唤,所谓的自由也不过是意识形态的操控手段。

数字技术使这种操控将人替换成了更加可控的虚拟影像,对于罗宾而言被归还占有的时间和意志作为补偿似乎才是触碰到自由的真实途径。本雅明在《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中谈到:“…它们在摄影机前牢牢抓住了演员,在摄影棚之外,电影用一种造作的‘人格’来呼吁灵晕(aura)的凋谢”,被复制”的形象必然导致本真性的丧失,罗宾在体制的控制下遭遇的身份危机,是泛娱乐时代背景下物化的人格危机:连同瑕疵、坏情绪和不完美的缺陷一并被抹除,银屏上所投射的不过是趋近完美的想象。

主体身份消解下的自我寻求

如果说人的同一性包括除去身体之外的另一种延伸,弥漫着致幻剂的空气赋予每个人活在由自我主导的绝对主观领域,这实则是一种完全局限于自身无可挣脱的困境。影像显现着这样一种虚构图景:在形象物化之后,人格凋敝仅仅是自我丧失的开端,以图像主导的行为方式得到强化,随着影像参与到世界观的改造之中,媒介技术的转型促使商品从价值消费直接过渡到意义消费,形象作为一种符号商品与人自身的本体完全分离,实质上将本体的实现转换成了无法指认的显现,从而消解了人的主体性地位。

真正的罗宾哪怕不被热衷中于她形象的影迷所识别,她也从不试图成为任何人,除了选择“遗传性耳聋及色素性视网膜炎综合征”这种体验。即使迷失在动画区中,即便从液氮封冻中醒来,罗宾始终在寻找儿子艾伦,她想要通过感官的身同感受与失去的挚爱产生唯一的连接,对于艾伦不舍弃的爱与责任显现出作为母亲始终不可动摇的身份,艾伦或许是唯一一个能够识别出罗宾身份的人,生命是经由一种异化性的认同所构成,在借由他者确立自我主体这一层面看来,这是罗宾对抗身份消解的最后希望。

影片结尾罗宾向现实寻求答案,乌托邦之外的呈现出一派萧条的非虚构影像,现实犹如充斥着难民的废墟。罗宾在找到巴克医生之后得知苦苦等待她的亚伦疾病已经恶化,在六个月之前终于放弃了等待,选择去到了终日幻想的乌托邦。绝望的罗宾选择了再次服下装漫致幻剂的安瓿,巴克医生问到:“你想好去哪儿了吗?”罗宾点点头。

画面再次回到动画:这是一段以亚伦第一人称视角回到初始母亲怀抱的过去,年幼的亚伦注视着演戏的母亲,那片在亚伯拉荷马未来学大会多次出现的红色沙漠景象在这里得到了阐释:这是年幼的亚伦在视力恶化之前为数不多清晰地留存在脑海中的记忆,此处借由回忆性场景实现了自我指认,可以得出罗宾对亚伦的寻找实质上是亚伦在这种缺席身份的转换中对于自身的寻求,通往自身的途径的回忆实则是一种带有精神分析意味的自我疗愈,对于自我的寻求最终难以脱离与现实的联系。

羚羊电影网,更新最快的电影网站,免费提供各类电影在线观看。如果您喜欢我们,请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支持!